首頁  書記信箱  網站地圖  郵箱登陸  English  內網  中國科學院
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動態 > 傳媒視角
【光明日報】長江大保護展現出全新氣象
作者: | 2019-12-27 | 浏览量:

  12月6日,湖北武漢發布《武漢市長江流域重點水域禁捕和建立補償制度實施方案》,計劃在明年年底完成對轄區長江、漢江幹流漁民的退捕工作,暫定實行10年禁捕。

  2003年以來,國家實施長江春季禁漁,並不斷延長禁捕時間,擴大範圍。2019年《長江流域重點水域禁捕和建立補償制度實施方案》的頒布施行,標志著長江全面禁漁時代的來臨。各地退捕列入倒計時,此舉引發社會廣泛關注和熱議。

  事實上,江城武漢早在2018年年底已經完成市內的國家級和省級水産種質資源保護區的退捕。武漢分類分階段禁漁,正是國家蹄疾步穩開展長江全面禁漁的生動注腳。

  告別久居甚至世居的江河湖泊,近27.8萬漁民攜11萬條漁船,正在離水上岸。長江大保護展現出全新的氣象。

  竭澤而漁苦果難咽 

  “甯吃鲥魚一口,不吃草魚一鬥。”深受人們喜愛的“長江三鮮”之一的鲥魚,如今已難覓蹤迹。

  豈止是鲥魚,長江生物完整性指數到了最差的“無魚”等級!

  浩荡长江是世界上水生生物多样性最为丰富的河流之一,是十分重要的种质资源库,也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。近日,第一届“长江学”学术研讨会上,中國科學院水生生物研究所专家介绍,据不完全统计,长江流域有水生生物4300多种,其中鱼类400余种,含特有鱼类180余种;软体动物近300种,其中特有种近200种。

  然而,隨著水域汙染、挖砂采石、攔河築壩、航道整治、灘塗圍墾和酷漁濫捕等無序和過度開發利用,長江水生態系統嚴重惡化,生物多樣性指數持續下降,一些標志性物種已蹤迹難尋。“長江女神”白鱀豚被宣布功能性滅絕,江豚數量也跌至1000余頭。

  資料顯示,長江流域漁業捕獲量已從1954年43萬噸明顯下降,至2011年不足10萬噸,僅占我國水産品總産量的0.15%。

  一直以來,基層漁政執法任務繁重。有的漁民爲了逐利,用上了“電毒炸”“絕戶網”“迷魂陣”,大魚小魚蝦米被一鍋端。漁民越捕越窮,資源越捕越少。

  禁捕方案帶來轉機 

  爲加強長江水生生物保護和水域生態修複,從2003年開始,國家開始在長江流域實施禁漁期制度。2016年,擴大了禁捕區域,並將禁捕時長從3個月延長爲4個月。

  长期致力于鱼类学研究的中國科學院院士曹文宣认为,酷渔滥捕是损害长江渔业资源的最直接、最重要因素。从2006年开始,他奔走呼吁长江流域禁捕十年。以“四大家鱼”为例,十年禁渔,将有2至3个世代繁衍。

  子規夜半猶啼血,不信東風喚不回。2017年2月,中央一號文件提出,率先在長江流域水生生物保護區實現全面禁捕;次年2月的中央一號文件再次明確,要建立長江流域重點水域禁捕補償制度;2018年10月,《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強長江水生生物保護工作的意見》出台;今年1月,農業農村部、財政部、人社部聯合印發《長江流域重點水域禁捕和建立補償制度實施方案》。

  根據長江全面禁漁實施方案,2019年年底以前,長江流域水生生物保護區率先實行全面禁捕;2020年年底以前,長江幹流和重要支流除保護區以外水域的漁民退捕,暫定實行10年禁捕。

  在曹文宣看來,2019年1月出台的禁捕方案,爲長江擺脫“無魚”等級帶來了轉機。

  協力守護長江魚類 

  從三四個月的春季禁漁,到長達十年乃至永久的長江全面禁漁,對于久居水上、捕魚爲業的漁民而言,改變的不僅僅是一種生産方式,更是一種生活方式。

  確保漁民轉産安置,退得出、穩得住、能小康是最緊要的工作。長江流域涉及退捕合法持證漁船11萬多艘,漁民約27.8萬人。其中,湖北全面禁捕水生生物保護區占全國總量的25%,長江幹流湖北段、漢江幹流常年禁捕總裏程超過2000公裏,涉及退捕漁民達3.77萬人、漁船1.86萬艘。

  曹文宣強調,很長一段時間裏,在洞庭湖、鄱陽湖等長江水域的連家船漁民生産困難,生活貧困,需要政府有序地安排他們上岸定居,轉業轉産。

  爲打好這場禁漁攻堅戰,各地紛紛倒排時間表,積極制定具體退捕方案。摸清退捕漁民和漁船底數,精准建檔立卡,多方籌措資金落實退捕補助,強化社會保障兜底。此外,加強職業技能培訓、扶助就業創業,引導漁民轉産轉業。據了解,中央財政已累計撥付補助資金超過72億元。

  “這次漢江全面禁漁10年,政府考慮得周到,除了對回收的漁船、網具補償外,還有安置補償、轉産期補償,大概有十幾萬塊錢,還給我們交養老保險。我身體好,還能打幾年工,等60歲了就可以安心養老了。”今年54歲的楊安洪,是襄陽雙溝漁業社漁民。他的爺爺、父親都以打魚爲生,他自己在漢江、小清河打魚也有25年了。

  漁船拆解、漁民上岸,如何防止有人利欲熏心非法捕撈,擾亂水生資源休養生息,成爲抓好長期禁漁實效的重中之重。

  爲打擊電魚、地籠網等不法捕撈行爲,湖北省農業農村廳印發《2019年度全省“清江、清湖、清庫”漁業執法行動方案》,自10月1日起至12月底開展“清江清湖清庫”專項行動。同時,湖北省漁政執法部門聯合省生態環境廳、長江航運公安等部門,開展長江幹流巡航執法。對于符合移送條件的,按照《湖北省漁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工作制度》要求堅決移送。

  襄陽市水産部門相關負責人何家慶介紹,漢江襄陽城區段水域實行禁捕後,襄陽整合執法力量,加大執法力度,同時發揮漢江漁業資源環境監測中心作用,聘請巡護員,邀請社會組織參與,共同構建漢江水生資源群管群護的大格局。

  沒有買賣,就沒有殺害。記者了解到,武漢市在禁捕期間,還依法加大打擊市場、餐飲酒樓關于長江、漢江江魚的虛假廣告宣傳行爲。

  現在,隨著長江全面禁漁、化工企業關改搬轉等長江大保護舉措協同發力,蘇東坡在《鳊魚》中吟誦的“曉日照江水,遊魚似玉瓶”景致,必將再現長江。

相關新聞
相關下載
Copyright 2009 © 中國科學院水生生物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武汉市武昌东湖南路7号 电话:027-68780839 聯系我們
鄂ICP备050003091号 鄂公网安备4201060200265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