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 書記信箱  網站地圖  郵箱登陸  English  內網  中國科學院
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動態 > 傳媒視角
【新華社】長江白鲟宣告“滅絕”,更多“水中國寶”岌岌可危
作者: | 2020-01-13 | 浏览量:

  “估計2005年至2010年時,長江白鲟已滅絕。”中國水産科學研究院長江水産研究所研究員、院首席科學家危起偉等人發表的一篇論文,近日引發廣泛關注。

  著名鱼类生态学家、中國科學院院士、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曹文宣说:“白鲟在长江急剧减少,几乎和白鱀豚的衰退过程一样。”不过,他认为,“严格来说,一个物种绝迹50年才能‘判死刑’。”

  無論如何,長江水生頂級物種紛紛告急是不爭的事實,一些長江特有魚類已多年不見蹤迹。

   四種“水中國寶”近乎全軍覆沒 

  國際學術期刊《整體環境科學》2019年12月23日在線發布的一篇名爲《世界最大的淡水魚類之一滅絕:保護瀕危動物的經驗教訓》的論文預校樣稱:“估計2005-2010年長江白鲟已滅絕”。

  論文通訊作者危起偉說,2003年之後,白鲟再也沒有出現。

  “這項研究自2009年就系統開展,並經過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的評估。”危起偉告訴記者。

  白鲟是長江特有旗艦物種之一,因其吻部長狀如象鼻,俗稱象魚。四川漁民有“千斤臘子萬斤象”的說法,形容白鲟體型巨大。加之白鲟性情凶猛,位于生物鏈頂端,被稱爲“中國淡水魚之王”。

  白鲟是鲟魚目匙吻鲟科兩屬兩種之一,它的絕迹,意味著匙吻鲟科只剩下密西西比河匙吻鲟一種,從生物學角度來說意義重大。

  “不能排除還有個體存在,但白鲟失去繁殖功能、野外絕迹是不爭的事實。”武漢大學水生態研究所所長常劍波說。

  “上世紀80年代初長江中上遊還有不少白鲟,80年代後期很快衰退,90年代後期只看到零星的個體。”曹文宣說,“白鲟消失已經17年了,我們很揪心。”

  絕迹的不僅僅是白鲟。長江水生旗艦物種中僅有的四個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近乎全軍覆沒:白鲟、白鱀豚被宣布滅絕或功能性滅絕;野生長江鲟不足20尾,連續十多年未發現自然繁殖;中華鲟也已連續三年未發現自然繁殖。鲥魚、鯮魚已經絕迹,圓口銅魚等一批特有魚類多年未見。

  長江生態系統急劇惡化 

  多位专家说,短短几十年间,长江里这么多“水中国宝”绝迹,说明前些年人类活动的影响太大了,長江生態系統急劇惡化。

  “酷捕濫撈,特別是電捕魚是白鲟等物種絕迹的主要原因之一。”曹文宣說,一方面電捕魚會直接電死白鱀豚、白鲟、江豚、中華鲟;另一方面,這些物種都是吃魚的,酷捕濫撈使長江漁業資源大幅萎縮,體型龐大的白鲟等“吃不飽”,失去生存空間。

  回想起2002年底對一頭白鲟的搶救失敗,常劍波至今惋惜不已。

  他和其他幾位專家開車千余裏趕赴現場,但因爲傷勢太重,加上當時的救護條件不具備,受傷的白鲟在窄小的水池中撞壁死亡。

  “如果這只白鲟搶救回來,借助克隆等現在日益成熟的技術手段,也許能將白鲟的物種保留下來。”常劍波感歎。

  多位專家表示,我國上世紀80年代開始對白鲟進行監測,將其列入國家一級保護動物,但那時保護意識、措施都不到位,關于白鲟的專門科學研究和保護行動也並沒有啓動。

  “目前來看,長江阻斷對河川洄遊性魚類的影響更大”,常劍波說,“一定程度上講,白鲟和長江鲟等河川洄遊性魚類被忽視了。”

  危起偉認爲:“下一步最重要的是,想辦法保住剩下的瀕危物種。”

   加大生物“保種”力度 

  自2020年1月1日起,長江流域332個自然保護區和水産種質資源保護區全面禁捕;2021年1月1日起,長江幹流和重要支流除保護區以外水域,實行暫定10年的常年禁捕。

  危起偉提醒,全面禁漁要解決好數十萬漁民的安置。“可借鑒林業系統公益林管理相關模式,變‘打魚隊’爲‘護魚隊’和‘管江隊’”,危起偉說,“這在妥善分流漁民的同時,還可以加大對環境和生物的保護”。

  需要高度關注的是,禁捕之外,“保種”也尤爲迫切。多位專家認爲,中華鲟、長江鲟、江豚等頂級物種極度瀕危,特別是中華鲟連續3年未發現自然繁殖,保護形勢嚴峻。

  “除了中華鲟、長江鲟、江豚等旗艦動物外,國家應建立科學系統的包括胭脂魚、銅魚等物種的‘保種’計劃”,有專家告訴記者,“應加大投入,落實相關保護措施,以便適時重建它們的野外種群”。

  常劍波說,科學研究表明,中華鲟等物種對光聲敏感,目前唯一的中華鲟産卵場離城區過近。

  “要極力控制人類活動帶來的聲光汙染,同時探索給中華鲟開辟新的産卵場。”他說。

相關新聞
相關下載
Copyright 2009 © 中國科學院水生生物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武汉市武昌东湖南路7号 电话:027-68780839 聯系我們
鄂ICP备050003091号 鄂公网安备42010602002652号